顶部广告

一个以结尾开始的偷情、复仇、死亡故事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5

《何日君再来》是一个以结尾开始的故事



作为导演王飞飞的长片处女作,影片难能可贵地结合了诸多的商业主流元素:复仇、悬疑、甚至是家庭情节剧;它同时又是非商业的,运用这些类型化的元素做出了一个相当文学性的故事,透着浓厚的迷影气质,。





构成这部电影的故事线有三条。
不过,与其说这是三条故事线,我更宁愿称其为三条关系线,它们分别关乎偷情、死亡和复仇,这三个情节看起来都和片名的《何日君再来》没有什么关系。
但当你真正看完全片,拼凑起三段完整的故事线之时,就会发现其间的共通感,那就是困境。




这种困境,从《何日君再来》的演唱者李香兰的境遇,延伸到到这首歌曲所面对的多舛命运,再到片尾结束时,蔓溢至每一段故事中主人公所在的当下生活

如果说,在表层的关系/故事线,提供了这种困境的原因的话,那么《何日君再来》所暗示的困境本身,就是这种关系的结果



影片的第一段关系,主要集中在孙老师和女学生三晴之间,孙老师带着三晴去拜访旧友海龙,他们在高速路上下错出口,引发了争执,。

孙老师旅行的目的是要结束掉与三晴的关系,回去和妻子果老师结婚,为了达到目的,他甚至考虑把三晴推向别人。


这是一个有关偷情的故事,充满了现代婚姻关系中的不稳定感,它摇摆在对一段即将开始的婚姻的成全和摧毁之间,是以婚姻和家庭为基本单位的当代中国,最惧怕也最常见的故事



影片的第二段关系,建立在报社编辑赵峰华一家与邻居老李一家之间。
赵峰华在半夜扔垃圾的时候,目击邻居老李跳楼自杀,。

在陪伴老李遗孀料理后事时,赵峰华偶然得知,自己的妻子马莉居然与老李有私情

这是一段以死亡为起点的故事,偷情作为其中一段插入式的加速器,把这段关系快速推向了结局。
只不过,就如同整部影片相互调置的结构一般,这段关系的结局,也在临近结尾处才解开,并再次锚定了这段关系的“死亡”末点



影片的第三个故事,从三晴和孙老师遇见海龙以后开始,海龙在接待孙老师二人时,也忙于应付水晶采购经理王总,王总刚好是在老李去世后接管工作的人,总是带着墨镜,似乎对三晴有意。




在后来,我们知道了,原来接替老李工作的王总,就是由赵峰华假扮因为妻子马莉的出轨,在老李之外,还和海龙有着某种关联,。

在剧情的推进中,有王总加进来的这条线,慢慢走出了孙老师和三晴的“不伦关系”,有了复仇和悬疑的走向,

至此,以第二个“老李死亡”所牵扯出的关系线,将三段关系都聚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个闭合的环形结构,。

影片开始时,孙老师和三晴之所以下错了出口,就是因为听了指路人“王总”的建议





影片用“水晶手链”这件道具,巧妙地完成了这个关于闭环结构的呼应,片中一共有两条水晶手链,先后辗转在五个人身上。


手链最初自然属于水晶制造商海龙,从海龙手里到老李这里后,被老李一条送给妻子,一条送给自己的出轨对象马莉老李去世后,马莉藏起了自己的手链,老李妻子则把自己的手链送给了赵峰华,。

此后,作为报复,老李妻子和赵峰华发生了关系。
这是关于手链的“前史”与“暗线”,

而在影片的大部分“现在时”和“明线”中,这条手链都戴在三晴手上,在结尾处我们得知,这条手链是赵峰华假扮的“王总”在加油站指路时,送给三晴的,

手链的象征意义在这里呼之欲出,这是一条属于出轨者的手链,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阴暗与欲望,

所以在影片结尾处,决定离开的三晴,才会对孙老师说“埋了吧”



《何日君再来》的迷影气质,不仅来源于这种在结构和道具上的文本性,还源于散落在影片各处或致敬或设计的影像。


三晴的失踪、马莉讲述梦境时刻的螺旋楼梯、赵峰华和三晴去到的旧城废墟,透着安东尼奥尼式的异化感

反复重现的婚礼意向,是对与老师那场即将成行的婚礼的讽刺,

三晴想要去日本旅行的愿望,她在影片最后细细描眉时所穿的日式服装和桌上插的樱花,以及秦山岛上那条长达20公里蔓延至海中通向日本的“神路”,则构成了一种指向当下之外的虚幻感,

而关于“伪装身份”的设定,同样在一段船上的应酬戏中给出了指涉,觥筹交错间,酒桌上一段关于年轻人假扮身份达到目的的逸闻,就是赵峰华复仇故事的镜像。


当然,《何日君再来》依然是有些生疏和稚嫩感的,比如某些意象的加入,不能飞的玩具鸟、刘翔的赛事、最后一个状元等等,导演想要在这些意向之下安放更多现实层面的指涉,那些现代关系危机背后的深层原因,。

这些设定的加入,足够用心,但在现有故事基底之上,却也难有立足的圆心,。





结构上的文学性,让作为处女作的《何日君再来》具有了风格化的辨识感,与之相匹配的是影像上的极度克制,当然,这也很有可能是影片在独立制作限制之下的短板,。

大量的固定镜头,平面化的镜内空间,近乎机械式的摄影机移动,照片式的拼贴影像,总是将人物禁锢在景框之中对于电影长片而言,这样的影像风格固然算不上优秀,但基于整部影片所探讨的“关系困境”而言,倒也算是贴切,算是一种取巧了



最后想说的,是片中印象很深的一场戏,赵峰华扮演的“王总”拿着电脑与海龙对峙,场景发生在酒店套房内,摄影机设在客厅,人物行动在卧室,王总和海龙都有大幅度的身体动作,但镜头却以冷静的旁观视角,在房间外观测两人在房内的争执,卧室的房门成为了画面的第二景框,始终都在切割人物的身体与动作这个场景,又有点指向“看电影”这个行为本身的意思,

这大概也能成为,影片迷影气质的一种脚注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神龙发簪 猛鬼故事

盛妆端热油 人生故事

奇异的外星遭遇 日志幸福

男巫的毛心脏 在线鬼故事

事 人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