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阴山故事阴山故事(三):山北草原上,匈奴是如何崛起的?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0

格尔敖包沟

格尔敖包沟像一个阅尽沧桑的老人,隐藏在阴山山脉西端狼山深处,。

我们沿着狼山脚下的公路抵达沟口时,浩荡长风正在穿越山谷,无数沙粒被狂风裹挟南下,在遍布碎石的沟谷中翻腾跳跃,涌向前方浩瀚的乌兰布和沙漠

格尔敖包沟深处,距沟口大约十多公里的地方,裸露的岩石上分布着众多岩画。
如同散布在阴山深处其他地方的大量岩画一样,格尔敖包沟的岩画是阴山历史记忆的一部分,那些深刻在石头上的线条,虽然历经风雨侵蚀,至今依然清晰可辨,传达着久远的信息,将草原游牧民族的生活和思想隐约展现出来,

阴山岩画的创作时期,最远可以追溯至青铜时代,此后经历春秋、战国、两汉,直至元朝乃至明清。
与这些年代对应的游牧民族,包括鬼方、山戎、北狄、匈奴、鲜卑、突厥、敕勒、党项、契丹、蒙古……在这一长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单中,第一个在北方建立草原帝国的游牧民族,是匈奴,

阴山岩画散布在阴山的许多段落

司马迁在《史记·匈奴列传》中,称匈奴的先祖淳维乃夏人后裔,后来徙居到北方,过上了随畜牧而转移的游牧生活在秦朝以前的漫长岁月里,这一族群先后被称作猃狁、荤粥等,中原称之为匈奴,应当是在战国晚期,彼时这一族群中早已融入众多少数民族的成分,只不过由于缺少文字,其历史漫漶不清,无从深究

第一个被司马迁明确提及的匈奴首领,是头曼单于,他生活的年代,在战国末期至秦帝国崩溃前夕。
当是时,匈奴夹在月氏与东胡之间,在三大游牧集团中实力最弱。
这是匈奴掌控草原之前最晦暗的一段时间,它不仅被东胡轻视,还要向月氏纳贡,后来更被蒙恬逐出河南地,流徙于阴山以北的草原深处,。

与此同时,匈奴内部也危机重重,即将迎来一场剧烈的变动,。

引起这场变动的,不是别人,正是头曼单于本人

此事大约发生在公元前210年至公元前209年之际,当秦始皇帝嬴政病死沙丘之后,二世胡亥阴谋篡位,驻守北疆的将军蒙恬被逼自杀,秦帝国顿时陷入诸侯叛乱的泥潭。
头曼单于抓住时机,穿越阴山,重返河南地北部正是在这段时间,头曼单于萌生了一个念头,他打算废掉自己的儿子、未来的单于继承人冒顿,另立一个小儿子为单于继承人,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头曼单于策划了一个阴谋——他将冒顿送到月氏为质,而后举兵袭击月氏。
头曼如此举动,无疑将冒顿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事实上这也正是头曼的用心所在,即借月氏之手杀掉冒顿

阴山岩画中的战争场面,双方似乎都是游牧民族

头曼的计谋几乎得逞,然而,就在月氏准备杀掉冒顿的时候,冒顿盗得一匹好马,逃出月氏,回到了匈奴的领地,

头曼杀冒顿的决心动摇了,因为后者英雄一般的事迹,赢得了匈奴部众的崇敬与爱戴在草原上,具有英雄气质和传奇色彩的领袖无疑是单于的最佳人选,头曼怀着矛盾的心情接受了现实,给了冒顿一万骑兵,使之居于高位,但是冒顿却从这场差点儿要了自己性命的事件中感觉到了深深的危险,他已经无法相信父亲的任何许诺,最终,冒顿想出了一个彻底的解决办法,那就是杀掉自己的父亲

司马迁的叙述在此时出现了典型的英雄史诗或者民间故事的色彩,拉铁摩尔由此推断,《史记·匈奴列传》关于冒顿的记载,是根据匈奴自己的史诗或英雄故事,

冒顿杀父的故事呈现出鲜明的“三叠式”特征:冒顿命令自己的部下听从鸣镝(响箭)的指挥,他把鸣镝射向哪里,部属们就必须把箭射向哪里,否则即杀之——出猎时,冒顿发射鸣镝,有人不射鸣镝所射者,冒顿杀之;稍后,冒顿以鸣镝射自己的爱马,有人不敢射,冒顿又杀之;不久,冒顿又以鸣镝射自己的爱妾,仍有人不敢射,冒顿依然毫不客气地把他们杀了,。

当冒顿第四次以鸣镝试验自己的部众时,他终于不必再杀人了,那些箭矢毫不犹豫地追随鸣镝呼啸而去,射死了一匹马,而那匹马是头曼单于的坐骑,。



故事的结局顺理成章——冒顿跟着父亲去打猎时,向父亲射出了鸣镝,于是冒顿的部下万箭齐发,射死了老单于,。

冒顿遂铲除异己,自立为单于

格尔敖包沟内,飞沙走石

稍后不久,这种“三叠式”的故事又一次发生,

东胡王闻知冒顿杀父自立,匈奴内部一片混乱,便自恃强盛,向匈奴索要一匹宝马;冒顿不顾群臣反对,让东胡使者带走了宝马,。

东胡王以为冒顿软弱可欺,再遣使者赴匈奴,索要冒顿的一位爱妾;冒顿依然不理会群臣的愤怒和劝告,把那位爱妾送给了东胡王。
东胡王不依不饶,发兵西向,直指匈奴,并且提出一个更加无理的要求,索要匈奴东部一片与东胡接壤的领地;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许多人认为那是一片无用之地,割给东胡也没什么关系,不料冒顿大怒: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当即斩杀了主张割地者,而后尽起匈奴之兵,以迅雷之势,袭击东胡;东胡无备,一战而溃,冒顿率军杀东胡王,掠其部众与牲畜,将东胡的广大土地纳入匈奴掌控之下,。



冒顿杀父与匈奴灭东胡,是草原上的两件大事,影响深远,但确切年代不得而知,大体说来,应在秦帝国灭亡之后的楚汉之际,此时,中原战乱频仍,以关中为根据地的刘邦忙于和项羽周旋,无暇北顾

中原不关心草原上的争斗,冒顿也无意插手中原的内乱,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汉画像,胡汉战争图

在随后的几年中,冒顿单于纵马征讨,所向披靡在西方,他将月氏逐出草原,赶到了更远的中亚;在北方,他征服了草原深处的丁零、坚昆等部,势力拓展至贝加尔湖一带;在南方,他击败了楼烦王和白羊王,将其土地据为己有,。

至此,冒顿单于不仅独占了阴山以北的整个草原,还在阴山以南完全夺回了被蒙恬夺走的河南地,更把触角继续南伸,侵入了上郡和代郡(郡治在今河北省蔚县)……

一个空前强大的草原帝国诞生了,而蒙恬费尽心力修筑的万里长城,大半成为这个草原帝国内部的一道毫无意义的墙

(待续,文图俱为原创,盗用必究)
上一篇:
下一篇:

怀念灵雕紫云 校园故事

孤注一掷的雄主——拓跋珪 鬼怪故事

宋仁宗身边的谏官 校园故事小说

为什么说雍正帝的年号特殊 差不多先生传读后感

古代皇帝也爱养宠物 未来的笔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