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故事会《天下第七(2)》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4

热门搜索 故事会  说道的故事  神医的故事  狱卒的故事  那晚的故事 


    知府李天德听独眼汉子说完这段往事 ,点头叹道:"这江南血案本官也有所耳闻  ,那杜神医岐黄妙术天下无双  ,却不料竟遭此厄运 ,实在可悲可叹 。你自称是杜神医的儿子  ,可据本官所知  ,那桩惨案中  ,杜家并没留下活口啊——"
    独眼汉子眼里含着泪  ,跪前几步撕开上衣  ,嘶声说道:"大人 ,我确是杜神医那劫后余生的不孝儿子杜铮  !不信大人请看这里——"
    李天德看了一眼杜铮那精赤的上身  ,脸色顿变  ,只见他前胸和后背各有一道吓人的伤疤  ,伤疤微微向里凹进  ,一看便知是被利刃洞穿后留下的痕迹  ,只是不知他受了这必死的一刀  ,竟如何活了下来  ?
    杜铮用手指着杜秋平 ,咬牙切齿地说道:"大人  ,杜铮侥幸不死  ,只因老天要我揪出这个人面兽心的恶贼 ,
    给我那九泉之下的爹娘报仇  !"
    李天德看了看杜秋平  ,杜秋平却很平静  ,一言不发神色自如 ,好似杜铮指认的凶手与他没半点关系  。
    杜铮接着说道  ,那晚他被凶手穿胸一刀后  ,以为必死  ,谁料半夜却痛醒过来  ,这时凶手早已离开  ,他强忍着疼痛  ,爬到药房  ,取了止血的伤药 ,胡乱抹了  ,然后一点一点爬出了院门……凭着耳濡目染学来的医术  ,凭着怀里揣的那些治伤灵药  ,凭着胸中那颗充满了仇恨的心  ,他活了下来  ,虽然他还不知道仇人是谁  。
    杜铮惨笑着说:"养好伤后  ,我明查暗访却一无所获 ,直到流落到这凉州城——大人  ,我以为我这亲叔叔早在那晚就死了 ,谁料他却好端端地活着 ,你道他为何会活着 ?这是因为  ,他  ,就是那幕后的凶手 !"
    李天德听了不由微微点头  ,若事实真如杜铮所说  ,那杜秋平确实有莫大的嫌疑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杜铮接着说道:"我这叔叔杀害兄嫂 ,为的就是杜家那数不尽的财富  !我爹爹仁心妙手 ,活人无数却不取分文  ,每日还要送上真金白银买来的各种药材  ,自是花钱如流水  ,尽管我杜家富甲天下 ,数年来家产也减去了十之一二  ,我这叔叔杜秋平对此极为不满  !"
    杜铮喘了口气  ,嘿嘿冷笑  ,又接着说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是 ,我父亲后来又得了一件宝物  ,那就是传说中的血蟾珠 。"
    李天德和堂上众衙役正听得全神贯注  ,这时突然听到"血蟾珠"三字 ,更是精神一振 。血蟾珠在天下至宝中排名第七  ,相传 ,血蟾、冥蝎、赤蛇、金蜈、天蛛是天下五种最毒的毒物  ,它们在机缘巧合会聚后会相互杀戮  ,若是血蟾最终活了下来  ,它就会吸收其他四毒的毒性 ,同时 ,它的体内也会孕育出一颗内丹  ,人称"血蟾珠",这血蟾珠能克制一切剧毒  。这道理想来也简单  ,若非血蟾有这样一个宝贝  ,它体内的剧毒早已将它自己毒死千万遍了  。
    杜神医如何得到血蟾珠 ,已不得而知  ,但他的确欣喜非常 ,江南潮湿  ,多有蛇虫出没  ,有了这血蟾珠  ,只需将珠子贴近患者伤口 ,毒液自会被珠子吸尽  。更令人称奇的是 ,血蟾珠在吸毒之后  ,只需将其置于一盆冷水中  ,半个时辰后  ,所吸毒物就会自动释出 ,珠子也恢复到原来的晶莹剔透  ,如此宝物  ,实在是万金难求  。
    杜铮说:"我爹爹一心想的是救人 ,我这叔叔却不同  ,他最爱研制毒药  ,血蟾珠既是一切剧毒的克星  ,他怎么可能放过  ?"
    堂上站着的杜秋平 ,依旧神色如常  ,这时他向李天德拱手说道:"大人  ,切不可听我这侄子胡说  ,那晚家里被贼人屠戮 ,场面血腥恐怖  ,小侄受到刺激  ,只怕神智已出了问题  。家兄名扬天下  ,我岂会害他  ?当晚杜某也险些被恶贼所害  ,能苟活到今天 ,只不过是因为我和我这可怜的侄儿一样  ,都是那桩血案的幸存者 。"
    说到这里杜秋平缓缓解开了上衣  ,李天德一眼望去  ,赫然发现杜秋平的左胸口  ,竟也有一道骇人的伤痕  。本来听杜铮说了案子的始末  ,李天德心里早已认定  ,这杜秋平必定就是幕后指使 ,谁料他竟也有伤  ?
    杜铮看后  ,呆了半晌  ,但不久就怪笑起来  ,说道:"老贼  ,你好深的心计  ,任你机关算尽  ,到头来还是难逃报应  ,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说完 ,竟闭上眼睛  ,再不发一言 。
    这案子曲折迷离到了这个地步 ,一时怎能理得顺  ?眼看天色已晚  ,李天德把惊堂木一拍 ,退堂了 。他让衙役将杜铮关进大牢  ,却把杜秋平放回了家——杜秋平在这凉州城家大业大  ,不怕他飞到天上去  。
    3. 捕头金七
    杜铮被关到大牢后 ,既不喊冤也不叫嚷  ,他从狱卒那里要了笔墨  ,在牢房的墙壁上胡乱写了几行字  ,就端坐在一堆干草上  ,一动不动了 。
    夜里三更时分 ,狱卒早已疲惫不堪  ,但杜铮却没有半点要睡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  ,门外有了响动  ,那是狱卒倒在地上的声音 ,黑暗中  ,一个人像狸猫般滑了过来  ,那人身穿黑衣  ,脸也蒙了起来  ,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从狱卒身上解下钥匙  ,三下两下就打开了牢房的铁门  。
    杜铮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可是杜秋平那老贼让你来杀我的  ?"
    那蒙面人悄声说道:"杜公子莫要误会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请快快随我离开 。"
    杜铮历尽了人世的险恶 ,哪会被三言两语就打动  ,更何况他心里早有一番计较  ,所以不管那人如何苦劝  ,就是不肯离开牢房半步 。那人见劝说无用  ,竟抢上前伸手往杜铮颈上用力一切 ,杜铮就软倒在了地上……
    蒙面人把杜铮劫到了一所破屋中  ,过了一会  ,杜铮悠悠醒转  ,那人上前施礼  ,自称名叫金七  ,原来他竟是凉州府衙的捕头  !杜铮四下打量了一番  ,只见金七家里布置得甚是简陋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里屋的床上躺着个形销骨立的老妇人  ,一看就知道病了有些年头了 。
    金七把那老妇人轻轻抱起来坐好  ,兴奋得颤声说道:"娘  ,孩儿请来了江南杜神医的后人 ,这次一定能将你这顽疾治好 。"
    杜铮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 ,这金七冒险劫他出狱  ,竟是为了要给老娘治病  !杜铮已得他爹的五分真传 ,当下就给金母切了脉  。金母的经脉僵化滞塞  ,虚弱无力到了极点 ,杜铮细查后发现  ,竟是中了慢性毒药的症状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而药味中又夹杂着一股奇异的香气  ,杜铮轻嗅了一下 ,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他拿起桌上的笔  ,转眼便写下一张药方 ,说照方调理月余就可康复  。    
上一篇:
下一篇:

故事会《天下第七(4)》

故事会《天下第七(2)》

故事会《明天就去接爸》

故事会《揪心的一巴掌》

故事会《天下第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