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故事会《天下第七(4)》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30

热门搜索 故事会  大人的故事  公子的故事  乱葬岗的故事  墓碑的故事 


    听到这里 ,金七再也忍耐不住  ,他手握长刀厉喝一声:"好个恶毒的贼子  ,我跟你们拼了 !"
    这时杜铮突然大笑道:"李大人  ,你若再不出来  ,我就让这一伙贼子给乱刀分尸了 ,那血蟾珠只怕——"
    杜秋平等听了大惊失色  ,这时小院的木门外有人笑道:"杜公子  ,本官对你佩服至极  ,我们这些人  ,原来一直都跟在你屁股后打转转  。"接着 ,李天德带着几名捕快从院门外冲了进来 ,而金家的院墙后也突然冒出许多人 ,个个硬弓利弩  ,对着小院里的人 。
    李天德看似来得突然 ,其实不然  ,金七是他授意劫牢的 ,这风筝既被放上了天  ,自然要扯紧手上的线  。杜秋平自以为算无遗策  ,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杜铮向李天德拱拱手 ,说道:"大人  ,你既已知我的心意 ,我也知你的心意  ,何不拿出一点诚意 ?你将这四个恶贼一起杀了 ,替我报了大仇  ,事后我定将那血蟾珠双手奉上  。杜铮对天发誓  ,若有半点虚假  ,让我九泉之下的爹娘都不得安宁  !"
    李天德听他竟发这等毒誓 ,大喜过望:"杜公子此言可当真  ?"
    此时杜秋平吓得魂飞魄散:"请大人饶我一命  ,只要留我一条命  ,我愿将杜家所有财富都送与大人  !"
    李天德看看杜铮  ,又看看杜秋平  ,两边出价都不小  ,一时不由有些两难  。杜铮淡淡地说道:"大人如果杀我  ,必然落个杀人夺财的骂名……其实我也可以让大人得到杜家的财富  ,不但不会惹下祸端 ,还可让大人立下一件大功  ,从此平步青云  。"
    见李天德还在犹豫  ,杜铮笑了笑  ,说:"大人 ,我已在牢房墙壁上留下了一首诗  ,凭这首诗  ,大人就能得到杜秋平的财富  ,到时我还会献上血蟾珠 。大人如果不信 ,这就是我所题诗歌的内容  ,请看……"说着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  ,让金七递了过去  ,李天德打开看了一眼  ,脸上闪过一阵怒气 ,正要喝骂杜铮  ,却突然忍住  ,转眼间又喜笑颜开 ,看完全诗  ,语气竟兴奋得不能自抑  ,颤声问道:"公子 ,你真愿这般助我  ?"
    杜铮点了点头 ,这位知府大人脸色一沉 ,手一挥让众人放箭 ,祁连三凶虽然武功高强  ,但一直被四周的利箭硬弩指着不敢动弹  ,这时想杀出去也迟了  ,雨点般的利箭一起射到  ,转眼间杜秋平和三凶就全都成了刺猾  。
    杜铮朝南跪倒  ,大哭道:"杜家列祖列宗在上  ,杜秋平勾结贼人害死我爹娘 ,又研制毒药到处害人  ,实在罪大恶极  !杜铮不孝  ,今日代你们清理门户 ,还请列祖列宗见谅  。"
    5. 天下第七
    那么  ,杜铮的那张纸上究竟写了什么  ,竟会有这么大的魔力呢  ?
    其实上面只有十六个字:维祸无边 ,止寿两年  ,横竖由他  ,十四蒙冤  。这是一首大逆不道的反诗  ,说那雍正皇帝祸乱天下  ,还诅咒他没有头、活不长  ,而且直言他当年篡改了先皇的御旨 ,这才夺得十四皇子的皇位 。雍正皇帝性子严酷  ,对别人说他夺了兄弟的皇位更是万分忌讳  ,杜铮写下这等反诗  ,便是犯了满门抄斩、诛灭九族的大罪——此时的杜铮哪里还有什么九族 ?就只有他叔叔杜秋平这一脉 ,杜铮正是要借此将杜秋平在凉州城的势力连根拔起  。
    李天德看到这首反诗一开始自然大怒  ,但他转眼就明白了杜铮的心意 ,所以心中狂喜  ,因为他明白  ,只要自己把此事上报  ,朝廷一定会下旨灭了杜家  ,杜家富甲天下  ,若被抄家  ,自己随随便便也能从中克扣几十万两银子  ,杜铮的血蟾珠也会落到自己手中 ,加上抓到了反贼 ,圣上必然高兴 ,到时候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真是一举三得 。
    看了李天德的八百里加急奏折 ,雍正果然大怒  ,令李天德连夜将那杜府抄了  ,抄得家产数亿  ,杜秋平的妻妾子女仆婢一百多人 ,有的被杀 ,有的充军  ,有的遣散……杜秋平为当年犯下的血案付出了千百倍的代价  。
    在凉州城的死牢里  ,李天德带了酒菜亲自来见杜铮  ,两人对饮一杯  ,杜铮说道:"大人替我报了血海深仇  ,杜铮也绝不会食言  ,我死之后 ,请大人将我埋到城西的乱葬岗 ,在那里我早就准备了一座空坟  ,你挖开坟墓再掘地三尺就会得到一个锦盒 ,那血蟾珠就在盒子里 。"
    李天德听了称赞不已:"杜公子心思缜密  ,天下无双  ,这宝贝埋在坟地里  ,若不得你的指点  ,便是神仙也万难找到  ,妙  ,实在是妙极  。"
    杜铮突然道:"大人  ,其实杜铮在五年前就已到了凉州城  ,寻得了杜秋平的下落  ,大人可知我为何迟迟不实施这复仇大计 ?"
    李天德微微一愣:"本官是去年才到凉州的 ,这却如何得知 ?"
    杜铮微笑道:"大人说得不错  ,正因为大人年前来到这凉州城  ,杜铮才有了报仇的希望  。大人的前任既糊涂又胆小  ,他如何敢贪我那宝珠  ,又如何敢灭了杜秋平而吞进数十万两银子 ?我就是看准了大人贪得无厌  ,却又胆大包天 ,若非如此 ,杜铮一个残废怎能报得了血海深仇  ?"
    李天德听了竟不怒  ,举杯说道:"如此说来  ,杜公子是本官的知音  ,哈哈哈 ,来  ,我们再干一杯  。"看着杜铮悠然喝下杯中酒  ,李天德竟转身就走  ,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他前脚才出牢门  ,这边  ,杜铮已七窍流血而死 。
    既已得到血蟾珠的下落  ,李天德如何还能坐得住  ?他带着管家李环  ,拿着铁锹镐头急急地来到了城西的乱葬岗  。谁知道两人找了半天  ,几乎将那片岗子翻了过来 ,仍然找不到刻着杜铮名字的墓碑  ,李天德大怒:"好个不守信诺的东西 ,竟敢骗我 !"
    就在这时  ,他的目光落到了一块特别的墓碑上  ,这块墓碑上面写的不是人名 ,只有四个大字:天下第七 。李天德看了 ,眼睛顿时亮起来  ,让李环快挖  ,杜铮所说的空坟必定就是这一个 。
    两人挖开坟墓 ,掘地三尺  ,果然看到一个锦盒  ,李环将盒子打开 ,里面真的有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 ,那珠子光华流转 ,即使大白天也能看到有丝丝毫光射出  ,不是血蟾珠还能是何物  ?    
上一篇:
下一篇:

故事会《天下第七(4)》

故事会《天下第七(2)》

故事会《明天就去接爸》

故事会《揪心的一巴掌》

故事会《天下第七(5)》